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图教育

中国高端法律教育第一品牌和领导者

 
 
 

日志

 
 

小法庭里的大智慧  

2012-11-20 09:56:20|  分类: 律师实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法庭里的大智慧 - 龙图法律 - 龙图法律
 

  我和师傅都是2009年7月来到沈家营法庭工作的。沈家营是一个距离县城十几里地的偏僻小镇。虽说都是“初来乍到”,但那时候我只是刚刚从学校毕业,而师傅却已在法院工作了28年,一个地地道道的老法官。

  初次见面时,师傅让我喊他王哥,多少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的年龄比我的父亲小不了几岁,头发也已花白,也许叫他叔叔更合适一些,可是师傅就是喜欢和我们这些年轻人称兄道弟,一来二去我也习以为常。也许是从小生长在小山村的缘故吧,师傅的体质到现在还保持的特别好,春天为了给我们尝鲜,业余时间,他带着我们到外面的山上采蘑菇、挖野菜、摘香椿,每次他都是第一个爬到山顶等我们,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让我这个20多岁的小伙子都自叹不如。

  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句话用在师傅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每逢院里工作调动期间,其他庭室的领导都抢着想把师父“挖”走。我和师傅的搭档其实也是一种巧合,当时恰逢庭里一位法官生病住院,他的书记员又升为代理审判员,我和师傅就以“救火队员”的角色成了搭档。“王哥”这个称呼叫了将近两年了,朝夕相处中我对师傅有了进一步了解。

  记得师傅刚来法庭的时候,我帮着他收拾东西,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三样东西:一个是他用手写的办案情况统计本,厚厚的一摞,有的纸页都已泛黄,师傅自从独立办案以来就一直把它带在身边。另一件东西是各个乡镇的村干部联系表,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人名、职务和电话号码。我当时就感觉师傅这个人太古董了,什么都是手写,也许这就是他这代人的思维习惯吧,师傅不是不会用电脑,也不是不信任高科技,他只是觉得亲手做事心里踏实而已。师傅的第三件东西还算是件高科技产品,那就是他刚当上法官时为自己买的一台电子计算器。师傅跟我说,“记性再好的人也可能算错帐,这玩意儿对于审判员来说是必不可少的。”这老三件伴随了师傅这么多年,如今师傅的年龄又长了两岁,但他的手写习惯一直没变,并不断增加新的内容,小小计算器也显的更加必不可少了。

  记得跟师傅第一次开庭,我习惯性地组织当事人进大法庭,师傅却让我招呼当事人进小法庭,我当时心里直泛嘀咕:“大法庭既规范又气派,为何非得用小法庭呢?”后来我从另一位法官那了解到,这是师父的一个习惯,他来法庭的第一天就和这位法官商量好了,单位大小两个法庭一人一个,师傅主动提出用那个小法庭。慢慢地我也知道了师傅的习惯,每次引导当事人开庭也会轻车熟路,进大法庭成为我的一种奢望,有时我还冒出一些不好的想法,希望案件越复杂越好,因为转为普通程序以后我就能跟着师傅去大法庭审案了。我的这个所谓的愿望到现在也没实现,两年来我从没进过一次标准法庭,除了出去巡回审判和现场取证以外,师傅平时开庭的地点就是这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法庭,正中间是一张只能容纳一审一书的审判桌,当事人坐在两边,没有旁听席。师傅自甘简陋的做法让年少轻狂的我有着诸多的不理解,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这里的些许含义——原来小法庭里也能产生大智慧。

  师傅对“距离产生美”这句话有着不同的理解,这也许是他喜欢小法庭的真正原因。师傅认为它能从空间上拉近法律和老百姓之间的距离,这些老乡亲之间的纠纷其实就是一桩桩人民内部矛盾,如果单靠刻板的法条和规矩来解决,所起到的效果可能达不到最好。“没有了距离感,我们的调解工作就成功了三分”,他常这样跟我说。师傅不喜欢循规蹈矩地念法庭纪律和开庭程序,他也总是会换一种说法,如说到“回避”这个词儿,当事人往往不明白什么意思,师傅就用“我们俩审这个案子行不行”来代替。到了“法庭辩论” 环节,他总是要提醒一句“辩论不是吵架,有理不在声高,双方入情入理的把事情讲清楚就行。”

  派出法庭的案子一般都比较简单,其实严格按照法定程序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但每次我跟师傅开庭,法庭调解环节总是耗时最长,整个调解过程下来一般都会用掉半天的时间。师傅除了感谢当事人双方配合他的工作以外,还总是不忘给我说一声对不起,因为师傅觉得我跟着他比别人多耗费了一些时间,怕因此影响我的学习。师傅的发言从来不用打草稿,但却总是面面俱到、入情入理,将双方当事人剑拔弩张的局面平息,我粗略地算了一下,大概有九成的案子都能在师傅的小法庭里握手言和。经师傅调解的离婚案子,几乎每位当事人都会被师傅命中她(他)的灵魂深处,师傅的小法庭也见证了他们每个人的眼泪。师傅调解的功力开始让我觉得很神奇,让我有一种学不来的感觉,但时间长了,我发现师傅有一个小秘密,他的柜子里常年放着一个小提包,每次下班以前,他都把第二天需要审理的案子放进提包,拿回家去慢慢研究,现在我明白了,其实没有天生的能力,师傅也一样,他在调解过程中的驾轻就熟和信手拈来,是在庭下做足功课的自然结果。

  师傅是个闲不住的人,如偶尔有一天没有案子,他总是无聊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一会回到位子上坐下来,翻翻某个案子需要进一步和当事人沟通,他就会拿起电话给当事人拨过去。师傅对电话的钟爱超出了我的想象,当时法庭只有一个串机,因为平时大家都要用,师傅练就了一招中午不睡觉的本领,趁着别人休息的时候抓紧打电话。师傅时常对我说: “年轻人有文化,除了做好本职工作以外,还要学一些为人处事的本事,打电话就最能锻炼人。”

  刚来法庭那会儿,他教我要懂得打电话的艺术,要求我在打电话的时候就开始做调解工作,当我试着给当事人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像个家长似的在一旁挑毛病,让我感觉很不爽。后来我就等他下了班给当事人打电话,电话调解也就无从谈起。后来细细品位师傅的话,才悟出师傅的用心是多么良苦,给当事人打电话不仅是工作,还能最大限度的锻炼我的反应能力和交流技巧,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我再也没有什么顾虑,甚至总是想着在别人面前打电话,锻炼自己为人处事的能力。

  回过头来看师傅的老物件,才能真正体会它们特别的意义。总结一下就是三对矛盾:尽量少(用)和尽量多(用)的辩证关系。通讯录虽好,但他是不轻易拿出来用,他总是喜欢亲自和当事人沟通,面对面地和当事人交流;遇到实在无法联系当事人的情况,师傅反对我用邮寄的方式送达,因为这样就失去了许多调解的好机会,师傅就会不厌其烦地让村干部帮忙送达,庭下和村干部一起调解纠纷。每每我看到他在旁边按计算器的那股认真劲儿,我就问他“咱们的案子您基本都能搞定,反正算出来的结果也用不着,何苦还要自找麻烦呢?”师傅说: “要让当事人吃亏吃到明处。”只有计算损失的时候一丝不苟,才能在调解的时候做到大刀阔斧,只有懂得用法律这杆秤去解决情理问题,我们调解的结果才能让双方都心服口服。在师傅心里,他办理的每一个案子都倾注了全部的热情,厚厚的收案本就是对自己审判人生的最高褒奖。然而,师傅的内心又是纠结的,他真正想要的不是收案本内容的不断增加,法院受案数量的减少才是师傅最大的愿望。师傅现在越来越致力于诉前调解工作,他比我刚来时变得老了,但他那份工作的热情却是有增无减。现在,师傅嘴里经常念叨这样一句话:“法官所取得成绩的大小不是用纸面证据来让别人去衡量,应以自己的内心确信来断定。”

  两年来,我一直跟着师傅作群众工作,虽登不了“大雅之堂”,但我和师傅之间有太多苦中作乐的故事,值得用一生去回忆。慢慢地,感到自己成长了,也成熟了。法院每年都会招录许多新人,师傅的徒弟们也是换了一茬又一茬,也算是桃李满天下了。现在,许多和我一起进院的同志都调换了工作岗位,说不定哪一天我们也会分开,但我坚信,无论走到哪里,他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固守着自己的小法庭,继续着自己的调解故事。


李新亮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