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图教育

中国高端法律教育第一品牌和领导者

 
 
 

日志

 
 

律师随想—律师之价值、使命、操作、心态随想(使命篇)  

2012-11-10 18:08:17|  分类: 律师实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律师随想—律师之价值、使命、操作、心态随想(使命篇) - 龙图法律 - 龙图法律

 使命篇

 

一、中国的改革就是变法——几千年莫不如此——理应更多地听到包括律师在内的中国法律人的声音。

 

二、“学者为这个社会提供着一种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的思想;记者记载和传播着史实;律师通过规则的力量对权力的行使说‘不’――在中国,要坚持思想的自由、传播的真实和对权力的制约,往往是要付出血与火的代价的——这三种人共同构成了民主法治的基石,他们是天然的盟友。”

 

三、中国律师业的瓶颈,在于中国律师社会影响力的低下,在于中国律师声音的不被倾听;律师的社会地位取决于民主法治进程与法律文化传统,律师的社会评价取决于律师自身修养、行为与贡献。

 

四、中国律师要有所作为,包括两个基本维度:

一是执业权利之保障。法治进程的艰难、法治文明的匮乏、律师社会地位的低下、执业权利的缺乏保障、职业空间受到挤压,是制约中国律师发挥应有贡献的最重要因素。

 

二是职业素养与操守。以当下中国律师的状态,当历史需要我们有所担当时,我们能够做得到吗?

以上两个维度缺一不可。杨金柱律师为之呐喊与奋斗的,是中国律师的执业权利与空间;而我同时强调的,是律师自身的修炼与贡献。

 

五、律师就是律师,哪来什么“红”律师与“黑”律师?!律师党建要致力于促进律师个体成长、律所群体发展与律师整体的担当,要尊重律师的职业属性,要更好地发挥律师在政治、经济生活中的独特价值,把律师管成唯政府命令是从的绵羊就完全违背了律师党建的真正意义与价值。

 

六、在迈向法治的征程中,我只希望能多思索,多表达,多呐喊。律师理应有所思索-没有法治思想和法律文化的土壤是不可能有真正的“依法治国”的;作为“在野法曹”的律师理应以符合法律人理性的、内敛而理性的方式有所表达;作为“三个代表”,律师理应有所呐喊-为自身的权利而呐喊为民主法治的进程而呐喊——这当然是一种悲壮不应是一种无奈。

 

七、律师哪怕睡着了,醒来也要本能的说“我反对!”这体现出律师的职业精神和价值,体现出一种理性的异议精神,体现出私权利对公权利本能的警惕与反抗,也体现出独立的思想与自由意志。

 

八、法官与律师既不是“冤家”也不是“亲家”,而应是同为法律人的“本家”,都应该是法律共同体的一员,在法治这同一幕戏剧中扮演着不同角色。

 

九、西方语境中,律师的确是一种与政治亲密接触的职业角色,是事实证明最有可能跻身于政界乃至权力中心的一种职业角色。而中国语境下,人们在经历了战争时期“革命家(军人)治国”、建设时期“工程师治国”的历史阶段后,转而对“法律人治国”表现出相当热情,其实正寄托着国人对法治国家的渴望,“律师从政”也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日益受到公众的

法治社会中的律师兼具法律人、商业人与政治人的属性,属于天生的政治家:法治国家的律师与政治家,都是运用法律服务公众;不同的只是政治家自上而下地执行法律,进而主持立法和修法;而律师的执业活动则是自下而上地使抽象的法律与具体的案件相结合。法治国家的律师与政治家,都需要以语言(包括雄辩的口才、优美精练的笔才以及得体的肢体语言)为基本功,而律师的工作天然就是一种有效的“政客基本功”训练。法治国家的律师与政治家,都是讲逻辑、讲根据、讲章法的职业,只能以法律依据和逻辑服人。至少从对法律的表面态度而言,律师和政治家有相通的习性。此外,律师钻研法律推敲法律运用法律,当然最知道现行法律的缺陷或弊端;深谙法之弊端的人,当然最容易产生改良法律的愿望。要改良法律,就要从政。而且,律师容易获得社会声誉,便于在公众中树立良好的形象。若办过几个著名的大案子,以不畏权势伸张正义出了名,你甚至会被公众合力推到某些政治席位上去。

十、法治社会中,作为“在野法曹” 的律师则理应保持自身职业角色的边缘性,有节制、有限度、有理性地参与政治。以保持律师职业角色的边缘性是律师这一民间职业生存和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律师角色的民间性和自治性的应有之义。理论上讲,律师职业角色的边缘化,可以使律师这一典型的民间职业免受其它力量的非正常干扰,或者避免诱发某些潜在的难以预料的风险。尤其是在律师业尚未完全实现行业自治的形势下,保持这种相对疏离的边缘性确有必要。这并非权宜之计,而是律师职业属性的具体体现,也是中国律师的职业角色真正实现民间自治的必然要求。

 

律师参政的动机与政治意愿,不仅仅是为了帮助执政党统治,同时也是为了给中国带来新的政治气象。而“在相当数量和相当层次的领导人的意识中,把律师看成与主流政治实体不相干的边缘化群体,甚至有的领导人把律师看成政治上的异己势力,这恰恰是与律师作为这个社会精英群体所具备的素质、知识、才能以及他们对自身政治作为的预期相(违)背的。”

 

从政即意味着对社会公共资源的掌握,因此律师实现政治抱负的条件是律师个体乃至律师行业良好的社会声望。虽然从理论上说,“好的律师,如良医救死扶伤,如侠客锄强扶弱,如良师启蒙开愚,他的职业比其它任何知识性职业更便于获得社会声誉,在公众中树立良好的形象”。但我们却不无忧虑地看到:中国律师目前的素质与社会评价尚不尽如人意;我们有必要反躬自问:当未来社会需要中国律师承担起更为光荣、神圣而重要的职责时,我们有能力做到吗?中国律师能够从整体上赢得社会公众的足够信任与尊重吗?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